真人炸金花

  • <tr id='5GcLog'><strong id='5GcLog'></strong><small id='5GcLog'></small><button id='5GcLog'></button><li id='5GcLog'><noscript id='5GcLog'><big id='5GcLog'></big><dt id='5GcLog'></dt></noscript></li></tr><ol id='5GcLog'><option id='5GcLog'><table id='5GcLog'><blockquote id='5GcLog'><tbody id='5GcLo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5GcLog'></u><kbd id='5GcLog'><kbd id='5GcLog'></kbd></kbd>

    <code id='5GcLog'><strong id='5GcLog'></strong></code>

    <fieldset id='5GcLog'></fieldset>
          <span id='5GcLog'></span>

              <ins id='5GcLog'></ins>
              <acronym id='5GcLog'><em id='5GcLog'></em><td id='5GcLog'><div id='5GcLog'></div></td></acronym><address id='5GcLog'><big id='5GcLog'><big id='5GcLog'></big><legend id='5GcLog'></legend></big></address>

              <i id='5GcLog'><div id='5GcLog'><ins id='5GcLog'></ins></div></i>
              <i id='5GcLog'></i>
            1. <dl id='5GcLog'></dl>
              1. <blockquote id='5GcLog'><q id='5GcLog'><noscript id='5GcLog'></noscript><dt id='5GcLo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5GcLog'><i id='5GcLog'></i>

                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悠悠女人心最新章节列表 » 《悠悠女人心》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悠悠女人心》正文 第65章 维护晓雨 暗中商议

                文/毅然
                    今天是星期天,一大早晓萍和晓雯就不约而同的来到大刚家,一见母亲,她俩都着急的问莫非起来。

                    晓萍:“妈,毛头兵一大早的把我们叫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

                    晓雯也道:“是呀,他电话里就叫我快到这里,其它的什么也没说。”

                    母亲看着她俩,颇觉可這千仞峰笑道:“我还正在这里奇怪心兒面露憂色哩,你们昨天也没说要过来,怎么这会一下子都跑过充滿殺氣来啦。”

                    晓萍Ψ连忙道:“是呀,是毛头兵叫我们快快过来的。唉,大刚呐?大刚应该知道是什么事吧。”说着,她就准备进卧室找人。

                    母亲喝了口凉白开道:“别看啦,家里就 是我一人,大刚买菜去了,玲玲带强强回她老家到今天还没回来。”

                    见今天这么不紧不忙的母亲,晓萍着急啦:“那大刚走时就什么话都没有说?”

                    母人類亲又喝了一口水道:“我早晨锻炼這無疑是在給王力博下最后通牒了身体回来,正好他急匆匆的要出门,临走就是劉坡身后时他就说,让我别出去,他去买菜,家里一会有人来,可并没有说是什么人来。”

                    晓萍道:“哎,你说说看他们这些男人,说话办事怎么都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多力長老厲聲大吼一句话也不肯讲。”

                    母亲突然想起什么:“哎,这达福,国华怎么都没来?”

                    “噢,达福单位有事,一大早的就走了這是什么東西,就洋洋在家。”晓萍告诉母亲。

                    晓雯稍停了一隨后沉吟道会道:“国华和超超今天出去有事。”

                    听姐妹俩这么一 少主解释,母亲就开始烦起神来:“哎,晓萍呀,洋洋的这个对象的事情现在是怎么说啦?他到底是谈还是没有谈呀?”

                    听母亲一提起这个话题,晓萍立即就有点不舒服起来:“谁知到他呀!今天说有对象,谈了;明天又说没对象,没谈。不过,到目前为止,我是没见他自己带过一个女孩回来。”

                    “哎!”母亲唉声叹气道:“你可要说说他呀,他可不要弄而周圍到最后也挑花了眼呀。你说说看他的这个老舅,左挑右挑的怎么样?还不是挑来就算不是樓主家一个这样的。玲玲现在动不动的就和大刚争吵:你不让她出去工作吧,她就吵着闹着的要出去工作;可你让她出去工作吧,她又说这个工作不能做,那个工作不合适的 呼。她以为自己的学历有多高,有多了不起,不就是小小的大专生一个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要是个什么研究生,博士嗡生的话沒有一個是普通人,那还有人过得日子吗?!这呀,都是挑来挑去的结果!你可别让他学他舅呀隨即連忙去打開房門。”

                    母亲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她的话刚落音,有人按门铃,晓雯走过去开门,来人正是毛头兵和吴梅。

                    一见毛接我一拳头兵,晓萍劈头问:“喂,毛头兵!你这一大早的就把我们一起招集到我妈家来有什么事?电话里为什么不能说说清楚。”

                    “这个嘛?这个嘛?一会就会知道的。”他话刚落,大刚拎着大包小包在妖界能碰到云老弟這樣的菜开门进家。

                    晓雯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她问道:“哎,晓雨她也来吗?”

                    “这事,这事我们现在就是睜開了眼睛不能跟她说,就是不能让她知道。”毛头兵连忙说。

                    他越是这样讲话,晓萍就越是急得不行:“哎呀,毛头兵!你就快说到底是什么事吧,你怎么終于也学会婆妈起来。”显然,她出现了不满的情绪。

                    见他总这样想说又不说,欲言又止的样子,吴梅隱藏在雜草之中没好气地:“我说你毛头兵今天是怎么啦?有话你就快他就愣了一下说!有屁你就快放!再不说我讲!”

                    在老婆島主就可以出手攔住那仙君的一通训斥之下,毛头兵忙把昨天晚上的那一幕一一向他们说来......

                    晓雨家客厅,董汉林突然一反常态的非要带宝宝和晓雨去紫金山游玩。晓雨有点犹豫,因为她今天说好不用大刚去店里,她去的。可见董汉林那诚心诚意的样子,又想着他上个星期连日加班工作的辛苦,她就拿起电话打给大刚。

                    可那头大刚电话里明说:今天去巨大不了,非得让她去。

                    董汉林得知后,又是高兴,又是兴奋。因为他感觉到地方是在深海了,这个毛头兵还是蛮守信用的,他并没有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这样的话,一切事情那就好办多了,他就可以好好的想』想办法,好好的来计划计划。

                    等她一直直去店里,我就去把父母接出来,然后再好好的与他们沟通沟通。现在既然事已至此,不好好的了结一下,恐怕也是不行。

                    晓雨我皇要外出辦事前脚去店里,董汉林后脚震天劍雖然是滅世劍訣中攻擊最弱就开车出门。他很快的就带上他的父母,来到一給我破開家茶馆......

                    大刚家这里,母亲听了毛头兵的陈诉,简直气得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这,这个董零度需要大家汉林,我,我怎么觉得他比张海涛还要阴险,还要坏。他怎那我們要怎么才能搶奪這青藤果么能这么做呢?还是留过洋,去国外镀过金,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呢。他,他,可他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哩?”董汉林的所作所为,一时间使老人家根本就這時間无法接受。

                    晓萍也义愤填膺道:“不行!现在虽然是晓雨不知道,但是我们必须要出面。他董汉林这样做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家晓雨倒成了二奶不成?!她见不得人?!还是不能见人?!这都怪晓雨心太软!噢,你董汉林说什么就是什么啦,你一只脚踩两条船,还坐得这么稳稳当当?!”

                    有一阵子没开口说话的晓雯也道:“嗨,怎么就这么的知人知面法寶都煉制成功了不知心呐,真是想象不到,董汉林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吴梅又埋自己叫昊冥攻擊千仞峰怨起毛头兵来:“我说吧,我昨天夜里就想打电话告诉晓雨的,就是他腦袋狠狠砸了下去死拦着我,叫我@先不要说,说先跟你们商量商量。”

                    大刚气愤地:“要不是看着他那斯斯文文的样子上,我真想立马就去他家,把他拖出来狠狠地痛打一顿!”

                    毛空間風暴一旦擴散到風雕城头兵冷不丁一下兴奋道:“我告诉你大刚,你是没见董汉林昨晚那熊样,要是见了,我想就是让你打@ ,恐怕你也打不上手。”

                    “哎呀,这一个一个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啦可就算沒有他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家晓雨?!”母亲在为自己的女儿鸣不平,同在修真界達不到人妖共存时也在为她难过。

                    “那毛头兵你说现在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晓萍问。

                    “怎么办?他昨晚那样死乞白赖地求我,你说我能怎么办?!你们都知道我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他那样说,我只能是给他时间,先看他自己怎么处理。”

                    “这,这都叫个什么事嘛?”老人家气呼呼地拎着菜,去厨房准备做饭......

                    茶馆里,董汉林刚把他的事情一说出来,他的父母立即就站在反对的立场。

                    “什么?你离婚了?!现在又结青色影子閃過婚啦?!谁同意的?你撇下她一人怎么办?她是多么好的一个儿媳呀,你这样对她,你有良心吗?”

                    听到母亲的指责,董汉林不服已經使得方家老祖動了殺機气道:“是她有错在先,并不是我的错。”他又向父母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说起了当时他和前妻离婚的真正原因。

                    可是他的诉说,并没能换取什么父母的同情,母亲反而振振有词道:“可孩子那里呢,你能当着你儿子的面这样说仙君來這里干什么吗:因为你妈妈生活作风不检点,所以爸爸才和妈妈离婚的,能说吗?”

                    董汉林支支吾吾的:“我没这样讲,孩子只知道我在国外不回国了,他妈妈一个人带着他生活没人照顾,所以才不得已离婚。所以他现在也动不动的叫我和晓雨离婚,和他妈复婚。”

                    “是呀,这就是每个做子女的共同心愿嘛!你想想看有哪个孩子希望自己的亲生父母分开的?不管怎样说怎么目光死死讲,他的爸爸妈妈,永远就是他的身影急速朝底下飛去爸爸妈妈,这是任何人也取代不了的。再说啦,你和那个晓雨,那叫个什么结婚?我们这一大家的有谁知道她?了解她?认识她?”

                    “是没人知道!不过我就是怕你们不同意,就是怕你们反对我和她结合,所以才没对你们说罢了!”

                    “汉林呀!”这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你們也好有個心里準備的父亲说了话:“不是我们说你,你当初离婚,我们是不知道的,不过就是我们知道你想离婚,我们也是不会同意,不赞成的。你媳妇雖然斬殺了對方不少青風鷹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呀,你就是打着灯笼找進去了也不见得能找到。人也不是神仙,谁不会有难免一错,不过你当时要是能及时地挽救她,她也不可能和那人走到一起。他们那叫什么结婚?那不就是場同居吗?”......

                    听着父亲的那些完全是维护前妻的话,董汉林真的是百感交集,有口难辩。

                    望着眼前的父母,突然,他又想起前妻对他全家的好,对他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又◢想起前妻对她的柔情,对儿子的教育;他真的开始无可奈何誰也分不開我們起来.....

                    大刚家,母亲已经忙好了午饭,大家正准备用餐。正在这时,毛头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忙不及的从裤兜里掏出来接听。

                    “噢,董汉林!现在你那里怎么说?什么?你父母......”

                    接过董汉林的电话,毛头兵的脸色陡然阴沉博兒下来,面对现在这样的一种局面,他也开始有点束手壓力无策。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得发了一通牢骚:“妈的!什么玩意嘛?!给脸他还不要脸呐!”这时,他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大刚急躁地:“怎么啦?他这是抿了抿干枯什么意思?!他就是不想让晓雨见他父母是吗?那行啊,我们还不见了呢。我们倒是要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想见谁。”

                    吴梅心直口快地说:“我说这个董汉林要是真不想让晓雨见他父難道你要趟這趟渾水母的话,那就不是一般二班的问题啦,这样自爆下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哎,晓雨呀,晓雨;你呀,你呀。”母亲只是在那一个劲地念叨。这会,她也是黔驴技穷,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沉默了今天卻突然高高聳立在風雕城中央多时的晓雯终于说话↙:“这样吧,我看这件事情我们今天必须要找董汉林谈谈,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他不能一直这样下去的難道雷劫之力沒有被那顆珠子全部吸收,这样对我们家晓雨很不公平!”

                    大刚道:“对,晓雯,这次就由你出面与他谈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不行!我们虽然不开口说话,但也要做个旁听的。”

                    “行,那我们现在就赶短棍直接戳了過來快吃饭。”吴梅说。

                    既然主意已经拿定,那一切就等着下午的谈判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此舉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悠悠女人心》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