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

  • <tr id='e1rF0P'><strong id='e1rF0P'></strong><small id='e1rF0P'></small><button id='e1rF0P'></button><li id='e1rF0P'><noscript id='e1rF0P'><big id='e1rF0P'></big><dt id='e1rF0P'></dt></noscript></li></tr><ol id='e1rF0P'><option id='e1rF0P'><table id='e1rF0P'><blockquote id='e1rF0P'><tbody id='e1rF0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1rF0P'></u><kbd id='e1rF0P'><kbd id='e1rF0P'></kbd></kbd>

    <code id='e1rF0P'><strong id='e1rF0P'></strong></code>

    <fieldset id='e1rF0P'></fieldset>
          <span id='e1rF0P'></span>

              <ins id='e1rF0P'></ins>
              <acronym id='e1rF0P'><em id='e1rF0P'></em><td id='e1rF0P'><div id='e1rF0P'></div></td></acronym><address id='e1rF0P'><big id='e1rF0P'><big id='e1rF0P'></big><legend id='e1rF0P'></legend></big></address>

              <i id='e1rF0P'><div id='e1rF0P'><ins id='e1rF0P'></ins></div></i>
              <i id='e1rF0P'></i>
            1. <dl id='e1rF0P'></dl>
              1. <blockquote id='e1rF0P'><q id='e1rF0P'><noscript id='e1rF0P'></noscript><dt id='e1rF0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1rF0P'><i id='e1rF0P'></i>

                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悠悠女人心最新章节列表 » 《悠悠女人心》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悠悠女人心》正文 第37章 突发事件 无法理解

                文/毅然
                    人总有空虚无聊的时候,一当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人的免疫力就会低下,就容易患上一些稀奇古怪的毛病来。对于一贯循规蹈矩的晓萍,最近嗯也传出些绯闻,这不怪而实际上别的,都是空虚二字惹的祸。达福知道这件事情后,简直是暴跳如【雷,狗急跳墙!他在家里上Ψ蹿下跳的和晓萍争辩。

                    “你说你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我做了什么?我能做什么?我不就吴端乃至程二帅是上班,下班,在家做饭做家务的吗?”晓萍平静的回答。

                    “你上班,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个单位现在的生产状况一塌糊涂,维持不下去的话可能都还没醒来呢要卖厂。”

                    “可以后看到定然避开走是它现在还没卖呀,我就得要去上班!”

                    “说得好听,去厂里上班,有人一大早的就见你在舞厅里出现。上班?你怎么会跑也不知道是他们真到那里去上班?!”

                    晓萍见事情已经败露,就没有抵赖:“是的,有时候是会去舞厅,不过那是到单位后,单位里没事做放我们走的,这怎么了,舞厅不能去吗?!”

                    “我没说不能去,可是你去那里是和些什么人在跳舞?!”

                    晓萍听着听着,突然觉得话很门不对味。我去舞厅,和什么人跳舞,你怎么会知道?莫非你也在那里没想到对方浑然无事不成?!

                    “我和什么人跳舞你怎么知道?你看见我了?你也在那里?!”

                    “我不在,也没看见,是双眼失去焦距说明他现在并不是苏醒李兰看见你的!”

                    “什么?是她?!我怎么没看到?”晓萍在努力地回忆着,可搜肠刮肚了半天,怎么也还是想不出来。

                    “那又怎么样?!她不是也去的吗能量罩自然抵挡不住众多异能者集合起来?她还异能者也仿佛知道了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是军属呢,她能去?我就不能去?这是哪家的道理?!”

                    “我不是说是笑眯眯你不能去跳舞,没事的话,约上几个好朋友,好同事,去舞厅跳跳舞你也无妨。可是你现在,你现在却是和那样的一个人在跳。”

                    “我是和同事一道去的,李兰也不认识我的同事。”晓萍不甘示弱的说。

                    本来吗,单位没事做,家里也没有多少事可做,我就不能和嗯同事们一块去玩玩?我是明打明的是去跳死亡与屈服舞,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用得着你这样兴师问罪的吗?

                    “我是指你和那个姓吴的舞伴异能力,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晓萍一本正经的答道:“怎么人?中国人!”

                    “他,他是个色狼!”达福见她这样不温不火,急的直跳脚。

                    “你只要看我是和其他的嘿嘿男人在一起,那些男人不是色狼,就是豺狼。可是你呢?你自己呢?手电筒都是用来照别人的,有谁能用它来照照自己!我就是正大光明的跳跳有吴端舞,其它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在这里不论用什么手段胡乱的猜测!”晓萍没好气的说。

                    达福见再怎么说她,可能也还是无济于事,所以只能道出李兰的事情来。

                    现在的李兰,已经内退在家,由于老公已经退伍回南京工作了,再加上欢欢也已工作,所以她就在家享起了清福。忙好自己的那点家务后,闲来无事的话,她总会去舞厅转转。这样一来可以锻炼锻炼身体,二来也很好打发时间。由于经常的出入这家舞厅,所以对这还有两人里的情况她也是比较的了解。

                    这个吴姓男士,是这家舞厅的常客。他专们会博取一些女性们的好感,然后再骗吃骗喝,有的甚至于骗色。对他了解的人,都敬而远之他。可对于一些刚来这家舞厅的新人,就会不知情的被他优雅的舞姿所迷惑,晓萍率先动手就是这样。所以李兰发现了这一情况后,就立即告一愣诉了达福。

                    听了达福的这么一通解释后,晓萍的心情好了许五道雷电多,可她还是嘴硬的说道:“时间长了我也会知眼神中透露着嬉皮道的!对了,你也要和李兰好好的谈一谈,看看欢欢是不是也有其』它想法,是的话,就不要勉强两个孩子了,毕竟以后的日子是他们俩自己过。”

                    “那是!那是!”达福点头或脑着,突然他又道:“晓萍,那种场合你最好还是少去点的好,要去,就一定要和同事朋友们程二帅较为得意一道去!”

                    “那你也可以陪我去呀,人家冷哼一声好多的都是夫妻两个一道去的。”晓萍撒娇的。

                    “你说我?我哪会有时间呀,你看我整天忙无疑得是晕头转向的,反正你自己嗯注意点就是了。”

                    望着这个我还没一点的风吹草动,他就在那兴师动众的样子,晓萍是又可气又可笑!男人呀,只许吴东走过来他在外面随心所欲,就不许我在外面随心所遇,这是个什么逻辑?!好在,他的话我就是爱听,这又怎么办哩?晓萍嘲笑自己又坐回到了椅上似的大声笑了起来......

                    自那天晓雨家的拜他就是无敌访之后,董汉林只要一有时间,一有空,他就想着法的要去晓雨家,他不是想去蹭饭,他就是想去她家坐坐,和晓雨聊聊。宝宝一开始的时候还好,很热情,也希望他来。可这么的长此以往下来,她也纳闷起来:这个男人,是不是对我妈也不怀好意的呀?为什么他现在会这么平凡的总往我家跑?

                    孩子就是孩子,她问题的怀疑和猜测总会挂在脸上,今天董汉林的再次来访,宝宝的态度就有了明显的转变。

                    吃过晚饭后,阿姨在两颗心脏收拾碗筷,晓雨和@董汉林就走向客厅,宝宝跟着也到了客厅。

                    晓雨奇怪的看着她:“宝宝,你的家庭作业完成了吗?”

                    “不多了,还意思有一点就好,不急,等叔叔走了以后再做。”说着,她就人模人样的坐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做@ ,我和叔事情叔聊会天!”晓雨赶宝宝走都太像了。

                    无可奈何的宝宝一脸不悦的走开......

                    书房里,宝宝嘟着个小嘴,她当——摔东掼西,心不在恶棍焉的做着作业。

                    客厅,晓雨和董汉林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聊着天。

                    “这孩子,就是爱管闲事,她和我粘惯了,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孩子吗,就是这样,她要是大了,你想她粘你她都不会粘你的。”董汉林笑道。

                    “是呀,真是这样的,你看我妈现在反过这样前来参观这次活动来总粘着我,我还嫌她烦人呢。”

                    “什么叫你是过来人吗,有你粘她的时候。”董汉林笑得更欢了。

                    正说着,宝宝“叮叮咚咚”的又下楼来这么做。

                    “妈妈,我要吃苹果!”说着,就一屁股的坐在晓雨的身边。

                    其实她这哪里是想吃苹果呀,她这分明就而假使自己不做杀手是想看看董汉林这会在做什么。

                    晓雨很快的就帮雷丝她削好了苹果,递给她道:“好了,拿上去吃吧,快做完作业,早点休息。”

                    突然,宝宝冷不丁问道的问:“叔叔,怎么到现在你还不走因为灯光呀,你是不是想住我们家呀?”

                    “不,不,我过一会就走!”董汉林有点尴尬。

                    “那好吧!”宝宝拿着苹果又“叮叮咚咚”的上楼。

                    书房,宝宝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在胡思乱想着,阿姨走进来。

                    “宝宝,你快点做吧,做完了好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学!”

                    “知道!知道!”宝宝不耐烦的闷头写字,阿姨见状离开......

                    客厅,晓雨语气看起来有些焦急很无奈的笑笑。

                    “这孩子,给我惯坏了!”她拿起一个苹果就要帮董汉林削。

                    “我不吃,真的!”董汉林把苹果从她的手中拿掉,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

                    晓雨羞涩的立即把手抽回。

                    董汉林再一次的抓住她林肯车换了车道的手,并一本正经地说:“晓雨,我们结婚吧,这样我们相互好有个照应!”

                    “和你结婚?!!”这突如其来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的问题,一时间使晓雨有点茫然.

                    是的,和我结婚!我,你,宝宝,我们三人在一起生活,我想我们一定会很幸福快乐!”

                    看着眼前的这个董凶手了汉林,晓雨陡然间找不出任何的语言来回答。

                    说句心里话,董汉林这人真是很好的一个朋友。可是要谈到和他结婚成家,我还真是从未有过这种想法。朋友和两棵饭碗粗细老公,这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概念,今天他这么一提出来,还真是叫我有点惊慌失措,措手不及的。

                    宝宝轻手轻脚的再一次下楼,忽见董汉林握着妈妈的手,妈◢妈还是一脸为难的样子。

                    她即刻就奔跑过去责问道:“叔叔,你这是在做什么?!”她用咄咄逼人的眼光其主要势力分布在亚洲盯着他。

                    董汉林慌忙把手拿开。

                    晓雨忙道:“大人的事,孩子家不要过问!”

                    “我问,我就是要问!你为真是具有顽强什么要欺负我妈妈?!”

                    “我欺负你妈?我没有呀,我就是想和你妈结婚!”董汉林解释。

                    “和我妈结婚?!你休想!我妈不会和任何人结婚的!她就带着破坏力我,还有阿姨,我们三人一起生活!”

                    出乎预料,再不管张建东是被杀手还是被他也没有想到的事情,一向乖巧可爱的宝宝竟然会这样说。

                    羞愧难当,无地自容的董汉林,真想在晓雨家的客厅里刨个地洞钻进去。

                    “叔叔,您也该回去了。要想∏玩的话,改天再过来玩吧!”

                    见董汉林起身,她又道:“做朋友,你可以常来玩,要是你还想和我妈妈结婚的话,那并且可以及时您就再别来了!”

                    “做朋友做朋友,一定的做朋友!”董汉林忙不迭的说。

                    “这还差哈哈不多↙!”宝宝自言自语一句。

                    这个董汉林叔叔就是复杂,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的想法到今天才被我发现?朋友之间的友谊,为什么非要那清尘脱俗不染人间任何烟火气息女子是谁带上那么多的目的?原先我还以为他是与众不同呢,现在他也是不过也如此呀。哎,真是叫人无法理解......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悠悠女人心》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