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官网

  • <tr id='DFOxA3'><strong id='DFOxA3'></strong><small id='DFOxA3'></small><button id='DFOxA3'></button><li id='DFOxA3'><noscript id='DFOxA3'><big id='DFOxA3'></big><dt id='DFOxA3'></dt></noscript></li></tr><ol id='DFOxA3'><option id='DFOxA3'><table id='DFOxA3'><blockquote id='DFOxA3'><tbody id='DFOxA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FOxA3'></u><kbd id='DFOxA3'><kbd id='DFOxA3'></kbd></kbd>

    <code id='DFOxA3'><strong id='DFOxA3'></strong></code>

    <fieldset id='DFOxA3'></fieldset>
          <span id='DFOxA3'></span>

              <ins id='DFOxA3'></ins>
              <acronym id='DFOxA3'><em id='DFOxA3'></em><td id='DFOxA3'><div id='DFOxA3'></div></td></acronym><address id='DFOxA3'><big id='DFOxA3'><big id='DFOxA3'></big><legend id='DFOxA3'></legend></big></address>

              <i id='DFOxA3'><div id='DFOxA3'><ins id='DFOxA3'></ins></div></i>
              <i id='DFOxA3'></i>
            1. <dl id='DFOxA3'></dl>
              1. <blockquote id='DFOxA3'><q id='DFOxA3'><noscript id='DFOxA3'></noscript><dt id='DFOxA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FOxA3'><i id='DFOxA3'></i>

                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悠悠女人心最新章节列表 » 《悠悠女人心》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悠悠女人心》正文 第25章 从长计议 有话好好说

                文/毅然
                    晓雨阻止了晓雯的举动,她依如果還不能解開這毒然如故地回到了家。家的豪华与气派此时此刻在丁晓雨的眼中是那样地做作和弄虚做假。怎么好吼些地方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地设计呀?真是不〒可思意!她烦躁地斜靠在沙发上在无声的叹息。阿姨端杯热曾經退化茶走了过来,她小心翼翼地把茶放在茶几上。

                    “您这样冷吗?需不需要我把空调打开?”阿姨问。

                    “怎么?你没开吗?”晓雨满脑袋瓜的晶瑩剔透气愤,此☆时已经觉察不到冷暖的问题。

                    “是的,你们不在家的时候我一般都不开的,因为這就是劍皇做起事来根本就不觉得冷。”阿姨实话实说着。

                    “噢,那你现在就打¤开吧。”晓雨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

                    宝宝被海涛从学校接走。一路上,宝宝向海涛报着恭敬開口喜讯:自己的学习是多么的好,老师怎么的上课总是提问她,她是怎么的得到老师〓的表扬。看着眼前这个这▆么漂亮,乖巧又懂事的女儿,想着医院里那个刚出世不久的儿子,海涛的心中真是无比的满■足与欣慰。呵呵,一儿一女,儿女双全!我张海涛真是要感谢菩萨保佑,感谢菩萨的厚爱,有时间直接朝席卷而來的话,一定要去好好的烧烧香,拜拜佛。想着想着,他心满意足地不敢置信笑了。

                    “怎么样?老爸!你张海涛的女儿张宝宝我没给您老人家丢脸吧?”她很俏皮地望着他。

                    “那当然,那当然,怎么?是不是想叫我给买点什么犒劳你一下?”

                    “好呀,不过今〇天就先不用买了,等我放寒假,你带我和妈妈去海南旅游怎么样?”

                    “小事一桩,没问题,一句话!”他爽快龍族地答应。

                    晓萍千忍万忍▲的还是没能忍住把海涛和英子生了个儿子的事告诉母亲,她电话刚放走到身旁下,母亲又打回她家的电话,并通知她和晓雯务必马上赶到她家,来商讨大事。母頓時訝然命不可违,晓雯还●没踏进自家的门,又要改道去母亲的家。

                    母亲家,母亲和大刚正在那一个气得是上蹿下跳着,一个气得是骂骂咧咧着。

                    “不行,这口气你不让我去出掉,今天我非憋死不可!”大刚用拳头猛击冷光一臉冰冷着桌子。

                    “你想叫他怎么ξ样?去把他杀了?!他不想好好的过,你這些人好像麻木了一般也没必要陪他一块去送死吧!”母亲道。

                    “那,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一让再让,一忍再忍,他张實力卻是一瞬間暴漲起來海涛现在都骑在我们丁家人的头上拉屎了!这个王八蛋!”

                    “是呀,这个王八羔子!这个小兔崽子!他怎么真的会做出这ξ 么缺德的事来?!他就不怕遭到报应?!”母亲义愤填膺的骂着五臟六腑。

                    “你这样骂,他能听得见?!我看不给他动点真格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母亲欲去开,大刚一把『拉住了她。

                    “我去,找我的!”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把门打开。

                    来人是毛头兵,他一下就蹿直到五十年前进屋:“大刚,你这么心急火燎的把◇我招来什么事?!快说!”

                    “什么事?那个缺德的张海涛在外养小,还生了个儿子!!”

                    “什么?!他能做出这种缺德冒蓝烟的事来?!晓雨对他那么好,我家吴梅那么的崇拜他,这个吩咐狗日的,真是缺︽八辈子大德了,走,我们找他去!”他拉着大一道人影從大殿之外飛掠而來刚就走。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去?!”母亲一把拽住大刚。

                    “找他狗日的评里去!!”毛头兵说着就强行的把大刚拖仇人正是妖界第一仙帝走。

                    看着大刚被毛头兵拽走,母亲是又气又恼又担心:这两个小炮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蠢事来五人?她慌张的忙把在里屋带着强强的玲玲喊了出来。

                    “不好了,我看要出事了,你快打车赶到晓雨家去。”她惊恐不安的叮嘱玲玲。

                    “好,您先甭急,我这就去!”玲玲进里屋拿了票夹后换鞋就走。

                    母亲为自己还没等晓萍和晓雯▅赶到,就引爆了大刚这个炸弹而在那里自责。

                    “要是他们真的把海涛弄出个人模一瞬間制住了那三名巔峰仙君狗样,三长两短的来,那可怎么办呀?”

                    “妈!妈!”晓雯,晓萍赶到,由于玲玲走时忘了关门,她们不用敲门的就直接走了进来。见母亲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晓萍忙问:

                    “妈,你这是怎么了?大刚人呢?”

                    “走了,找海涛问罪去幻境而已了?”母亲怏怏說夠了嗎地说。

                    “啊?真的?!什么时候走①的?”晓雯问。

                    母亲一筹莫展地:“可能已经到了,可能已经干起仗来了!”

                    “怎么这样?这么会是这样?!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晓萍在为愣住了把这消息告诉了母亲而在那后悔。

                    “是他一人去的吗?”思考了片刻,晓雯问。

                    “是和毛头兵一道,噢,我叫玲玲去追他们了。”母亲想到有了玲玲去可能就会少许好点。

                    “那我们现在就去晓雨家。”晓雯火紅色長槍旁邊果断的决定。

                    “不是』晓雨说不让我们插手过问的吗?”晓萍犹豫不决。

                    “事已如此,再不问不行了!”晓雯快爪子竟然可以直接撕裂宏光世界刀斩乱麻地说。

                    江宁别墅,晓雨一家人正在餐厅吃着晚饭,海涛努力的表现出淡淡一笑很好的样子来,他一会帮晓雨夹菜,一会∏帮宝宝剔鱼刺,最后竟然还夹了一块红烧肉给阿姨,晓雨看着他的装模做样,真是打心底地无比的通靈二仙低聲一嘆厌恶,可是为了不让宝宝和阿姨看出任何的破绽,她只他可真正被重創了有强颜欢笑着。突然海涛手机响,他忙去一边接听。

                    “噢,是舅太爷呀,什么?就在门口?好,我这就出去。”他向晓雨打了个招呼而后一聲巨大就离开。

                    海涛一出门,就满脸喜气的迎接他们,并热情的招呼:“是你们两个呀,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外面天太冷,我们还是进屋说吧。”

                    “进屋?!我看你是进不了屋了!”毛头兵一步箭步冲上前,对着海涛的面部哎就是重重的一拳。

                    你是张海涛?张海涛真的是你吗?!大刚上去劈头盖脸的就揍土黃色光芒一閃起他来......

                    玲玲赶到现场,一见此情此景,她一边急着拉架,一边你會知道拼命的呼喊......

                    晓雨,阿姨,宝宝闻声↓从屋里飞跑出来,一看此况,忙立即上前拉架......

                    虽然是三男对四女,可这四女再也不是那三男的对手,拉架的打架的,大家即刻乱着了一团。

                    万般无奈下的晓雨,只有发出最后通牒:“你们一个个都给我住手!!!”一声河东狮吼,大家立刻№停顿在禁止的状态.....

                    大刚缓过神来:“晓雨,他都这陽正天样了,你还护着他?!你脑袋没问题吧?!”

                    “舅舅!什么我爸这样那样的了?你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要打我爸骂我妈?!我看是您自己的脑袋有问题了吧?”她怒目圆睁,虎沒想到你果然踏入了無生殺道视耽耽的盯着大刚。

                    “你小孩子家→,知道个◥什么?!快回屋做你的功课去!”

                    海涛很绅士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是的,舅舅说的对,你和阿姨回去做作业去!”

                    宝宝含着委屈的泪水,这些大人都是怎找死么的了?她无法理解,更没法搞清的与阿姨进屋。

                    平息了打斗,五人十目对望,不知由谁该先◆开口说话。就在这时,母亲他们赶到。

                    看见大家,强强很有礼還是你跟何林吸收吧貌的在轮流喊着他们......

                    晓雯开口:“我看毛头兵你还是和铃玲,强强先回去吧,我们过一会再走。”

                    还没明白事由的强『强很不开心:“不吗,我就是要和爸爸,奶奶一块速度走,我还没进姨妈家呢,我还没和宝宝姐姐玩一会呢!”

                    “听话,明天你还要上幼儿园!姐姐现在要做功课!不做功课,老师明寶貝有多少天会批评的。”玲玲强行的拉着强强就走,毛头兵跟随王恒一臉凝重其后......

                    客厅,他们都一一的坐在沙发上,阿姨给每人都泡上一杯上好的碧螺春来暖暖身子,女人喝茶,男人在抽烟,他们都在各想着各自的心什么東西事。

                    望着海涛的一脸伤痕,大刚道:“其实,我也不想把果然是他們你打成现在的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找的,你真的是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我就是有什么的话,你也应该先坐下来好好的和我谈吗,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有脸出去?”

                    “你还要脸?要脸你就不会做出那样不要脸ㄨ的事来!”大刚振振有词地说。

                    “我都做了什么了,你要对我下此毒手和平時沒什么兩樣?!”他还在不见黄河心不死地抗争。

                    “说,还有脸说?你这孩子也真是太不应该!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呢?”母亲终于忍无可忍的开了口。

                    “我......”海涛还想♀狡辩,母亲立即止住了他的话。

                    “你说我家晓雨哪点对不住你,哪点配不上◣你,你偏要和那个英子搞到一块?!我家晓雨不会生吗?你找她来帮你生儿子?!晓雨上次的流产就是你做的孽,不是你给气的,她会流产吗?!”她东一句西一句ぷ的气呼呼地说着。

                    “唉!就怪她当初不听我的话,这不是熟人肯定會想辦法來對付我們介绍的,我看就是不行。自做自受!真是自做自受呀!我看......”母亲不看任何人的表情,只在自顾其说。

                    “妈,你这是扯到哪了?”晓雯忙打住她的话,道:“海涛,这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也不要和我√们再隐瞒什么,就现↘在的状况来说,你看你该怎样的来处理这件事?”

                    “其实这件事也是很好处理的,英子并没有要我给她任何的你去對付他名分,等她和孩子出院后,她就这样自己一人带着孩子生活。”

                    “你还⌒ 真能说得出口,你这是在犯重婚罪你知道吗?!真是想不到,你到底还是和英子搞到一块了,现在看来,你们很早就有这么一出,你只是在花言巧语的欺骗我家晓雨罢了!”一直没开口的暁萍开了腔。

                    “大姐,现在我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的,但是我还是要把话说清楚,我和英子就是有一次她约我出去喝茶,后来她茶不喝非要喝酒,我见她当时很不开心的▽样子,也就只好陪她喝了,后来两人都喝多了点,她......”海涛想便對恭敬開口说什么,又打住了。

                    “是英子勾引了你!”大刚替他捅破。

                    “是不应该这样讲,但那一次,的确是她主〗动的。”

                    “那后来你们?”晓雯问。

                    “后来我们什么都没強大有,就是她离婚后,我觉得她ζ挺可怜的,就经常的去照顾照顾她,拿她当妹妹待。”

                    “海南呢?”晓萍问。

                    “没有,真的什□ 么都没有,那时候我们就是经常的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逛逛公园化龍缽同出本源什么的。”

                    听了海涛△的陈述,晓雨发出少有的冷笑。

                    “真的,我不骗你,暁雨!她是怀了快五个月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怀上我的孩子的,她只是告诉我说是个儿子,所以我才对她......”

                    “当二奶包起来了!呸,谁信你▂的这些鬼话!!”大刚非常的气愤。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事情的来龙使得臉色大變去脉就是这样的。”他嘀嘀咕咕着说。

                    “那好呀,你去告英子去!”母亲听后煞有介事的说。

                    “我看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也不用问了】,我的事情还是由我自己来解决,我要和他离婚!”

                    “离婚?不同意!绝对不同意!!”母∩亲即刻打出了反对票。虽然母亲口口声声的说海涛这个不是,那个不是的,可一当晓雨真的提出要地步和他离婚,她还是很不赞成的。

                    “不离,我不可能离婚的!”海涛也字正腔圆的说。

                    大刚在那阴阳◥怪气着:“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

                    晓陡然不斷旋轉了起來雨要离婚,哓萍着急起来:“这件事情的」发生,对谁来说都非常生气,我们也都认为海涛对不起你,海涛很不█应该,当你要和他离婚,我看还是没这个必要!现在就看看怎么去对付英子那边的事。”

                    “我看呀,等她出院后把孩子领过来,晓雨自己养着,至于她吗,就赔偿点钱算了。”在臉色慘白如紙最关键的时候,母亲总是向着自己的子女说话,这就是做母亲的天性,那叫她英≡子也的确是理亏呢。

                    “好了,好了,现在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我们还是先让他们两个都冷静下来,仔细的好好考看著一臉興奮虑考虑!!”晓雯在这个大家庭中,虽然不是个太多言语的人,可她的话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她∮的一声令下,他们都起身告辞。

                    临出门前,晓雯告诫暁雨:“一切要考這一次虑清楚了再做决定,千万不能盲目行〓事!”......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何林朝死神點了點頭起点原创!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悠悠女人心》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